> 湛若水《游西樵记》

湛若水《游西樵记》

发布时间:2015-12-21

  • 【提要】

           湛若水《游西樵山记》,载于

           《湛甘泉先生文集》卷十八记为《游西樵记》。

            从该文开篇可知,湛若水此次游西樵山在弘治己未秋,亦即弘治十二年(1499)秋天。

           湛若水弘治十二年所作《初游西樵记》:

    【原文一】

           弘治己未 [秋],予与张博之、邓顺之、赵景凤约游西樵,而五羊李子长者闻之,偕李天秩先候予邓氏,未及面,赋诗而去。比予至邓(民)[氏],而诸与约者皆无在矣。独与邓诚之、顺之、鸿张三君者,乘月泛舟而西,及旦抵山麓。遂同三君者,由斜径攀跻而上,登绝坂,履崇崖,如乘云步空中,下视可悸。又扶向上,而过所谓翳门关者。关之内有泉,潨然流石上,泉夹两山之间,山回泉折,注为石潭,潭之深渊,若不可测。相传尝有好事者,坠线下之,莫知其底云。逾潭之西,又行数十步,得瀑布[泉],飞流映空,自以为绝观矣。诸君曰:“未也。”又却行西北,转数百步,过山家[数]处,有石泉冷冷,触目皆可念。又前,则呀然而谷,豁然而洞,居人或散或聚,咸植[锄]来观,【左角右戢】【左角右戢】然若有惊骇者。将夕,遂止于宝峰寺宿焉。

    【译文】

           弘治十二年秋天,我与张希载、邓德昌、赵景凤相约游览西樵山。住在广州的李孔修知道之后,和李天秩一起提前在邓氏等候我们,来不及会面,就赋诗离开了。等 到我到了邓氏,那些和我约好的人都不在了。只与邓德纯、邓德昌、鸿张三人,乘着月色坐小船西行,等到天明时抵达了西樵山脚。于是同三位朋友从歪斜的小路攀 登而上,登上了绝峭的山坡,行经高巍的悬崖,就像是乘坐白云在天空中漫步一样,往下看十分让人心惊胆战。继续往上攀爬,经过了被称为“翳门关”的地方。翳 门关里面有水泉,泉水流淌在山石上,泉水夹在两山之间,山势回转而泉流曲折,泉水下注,形成一个石潭。潭水深渊不可测。传闻有好奇的人,用线垂直坠下来测 量其深度,仍然探不到底。越过石潭继续往西,又前进了数十步,见到了一个瀑布泉,瀑布流水飞驰而下,映照天空,我认为已经是奇观了,朋友们说:“还不是 呢。”又往西北方向前行数百步,经过了数处山野人家,有冷冷石泉,放眼望去都是值得欣赏的美景。继续前行,则见到了深广的山谷和开阔的山洞,山上的居民有 的散处,有的聚集,都放下锄头来围观,似乎有被惊吓到的。天色将晚,于是就留在宝峰寺中住宿。

    【原文二】

           明旦又来所谓锦岩者观之,其中恶浊暧眛,不可入,遂观小岩有泉,由岩端粉飞而下,即又穿林而东。行二里许,得一谷焉,中虚而旁围,有三泉绕其侧,二十二峰倚其后。予叹曰:“此卜居之胜处也。”顺之、鸿张遂往观之,徜徉而不能去者久之。噫!亦奇矣。予[自]少时已闻罗浮、西樵之胜,而谈罗浮者,多奇伟怪诞之称,令人缅思其境,如在天上,而西樵独无与焉。丙(长)[辰]春,予与嘉鱼李世卿游罗浮、登飞云,而纵观夫所谓黄龙、朱明之胜,亦奇矣。而西樵之景殆或倍之,又况予之所得于西樵者,十未能一二也耶!吾以是知天下之山水,胜者不必名,名者不必胜,高者不必高,而深者不必深也。惟吾耳目之所得,精神之所通,而未始有穷焉。由是以往,殆将与夫造物者游于无极,则夫天地之间,高深上下之妙,莫非吾之所有,而与之相为无穷也,又岂但如西樵而已耶!八月二十六日,甘泉居士湛某书。

    【译文】

           第二天又到了被称为“锦岩”的地方参观,里面味道恶浊,不能进去。于是就改为观摩小岩上的泉水,从岩石顶端飞泻而下,随即又穿过树林往东流。又走了二里多 路,见到一个山谷,中间是空的,四周为山所包围,有三股泉水绕行其侧边,有二十二座山峰倚靠在其后面。我感叹说:“这是卜居的好地方啊。”邓德昌、鸿张前 往观赏,徘徊很久都不忍心离去。噫!也真是奇怪啊!我小时候就听说过罗浮山和西樵山的风光,而谈及罗浮山者,多称道它的雄奇险峻和怪诞,使人遥想其境,就 如同在天上一般,而西樵山却并没有这一称誉。弘治九年春天,我和嘉鱼县的李承箕一同游览罗浮山,登上飞云峰,纵观所谓的黄龙洞和朱明洞的美景,已经感到十 分的惊奇了。然而西樵的景色大概要远高于罗浮山,更何况我在西樵山中所得以游览的景色,也还不到十分之一二而已!我由此知道天下的山水,风景秀丽的不一定 闻名遐迩,闻名遐迩的不一定风景秀丽,说高的不一定高,说深的也不一定深。只有自己亲眼亲耳所见所闻,精神所相通的,才是没有穷尽的。自今而后,我大概将 能够与造物主一同畅游于无极之中,而田地之间,高深与上下的奥妙,都将为自己所能拥有,而与这一奥妙相互沟通,无穷无尽,又岂止是西樵山而已呢?八月二十 六日,甘泉居士湛若水书。

    【评析】

           湛若水这篇游记详细的叙述了湛若水与其友在弘治十二年秋天游西樵山的过程。湛若水及其友一行四人,于月夜乘舟前往西樵,早晨抵达山麓。这时西樵山显然是还 没有山路可登,所以湛若水等人是“斜径攀跻而上”,登山过程“如乘云步空中,下视可悸”。湛若水等人经过了翳门关之后,一路前行,抵达了西樵山东南部的喷 玉岩,此处有浴龙池和大水帘等景观,该处景观在西樵山名胜中的历史最为悠久,早在明初即已见诸志书记载。当晚湛若水等人宿于宝峰寺,第二天湛若水抵达云 谷,称其为“卜居之胜处”,这为湛若水后来兴修云谷书院埋下了伏笔。湛若水在文末有感叹少时已经听闻罗浮、西樵的名声,但是谈论罗浮山的人,多称道罗浮的 “奇伟怪诞”,但是西樵却“独无与”。等到自己亲临两山游历之后,则认为“西樵之景殆或倍之”,何况自己在西樵所游历之处,“十未能一二”。由此湛若水感 叹山水“胜者不必名,名者不必胜”。由此可见,在弘治年间,西樵山名声远在罗浮之下,但是湛若水在亲临其境之后,则认为西樵的风景更在罗浮之上。

    【注解】

    弘治己未:即弘治十二年(1499)。

    予:指湛若水。陈献章弟子,甘泉学派创始人。

    张博之:即张希载,字博之。据刘子秀《西樵游览记》:“张希载。《白沙弟子传》:希载字博之,(宏)[弘]治壬子同邓珙从游陈子。”(清·刘子秀:《西樵游览记》(中山大学图书馆藏),卷10,《名贤》,页6a。)

    邓顺之:即邓德昌,字顺之。

    赵景凤:似即赵善鸣。又据《西樵游览记》引陆深《豫章漫抄》称:“善鸣,字元默。与湛元明俱出白沙之门。”(清·刘子秀:《西樵游览记》,卷10,《名贤》,页7a。)

    李子长:即李孔修,字子长。刘子秀《西樵游览记》:“李孔修。《白沙弟子传》:孔修字子长,别号抱真子,顺德人。”(清·刘子秀:《西樵游览记》, 卷10,《名贤》,页7b。)由此可知李孔修为顺德人,但五羊是广州的别称,为何湛若水在此处称其为五羊李子长呢?据黄宗羲《明儒学案》:“李孔修字子 长,号抱真子。居广州之高第街,混迹阛阓,张东所识之,引入白沙门下。”(明·黄宗羲:《明儒学案》(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卷6,《白沙学案 下》,页106。)由此可知,李孔修虽然为顺德人,但其早年居住于广州之高第街,因此湛若水以五羊李子长称之。

    李天秩:此人名不详。

    邓氏:似为地名。

    邓诚之:即邓德纯。湛若水有《答邕州别驾邓诚之》诗。按别驾为佐贰官的别称,邕州是南宁府的古称,由此可以推断其人其事。查嘉靖《南宁府志》有:邓 德纯,顺德人。举人,[正德]五年任。(嘉靖《南宁府志》(《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2年),卷6,《秩官志》,页 397。)

    鸿张:此人姓名不详。

    跻:攀登之意。

    坂:山坡。

    翳门关:据郭棐《岭海名胜记》:“金钗峰,苍翠屹然,望之如巨公贵人。其上为翳门关,下为观山市。”(明·郭棐:《岭海名胜记》,卷13,《西樵山记》,页5a。)

    潨然:水声。

    石潭:应该就是指西樵山东南角喷玉岩下的浴龙池。刘子秀《西樵游览记》称浴龙池“在喷玉岩之下,一名龙池。水色黝绿,深不可测。”(清·刘子秀: 《西樵游览记》,卷5,《溪泉》,页2b。)《永乐大典》中所收录的《广州府志》中即已记载了这一浴龙池:“龙泓极深莫测。时有云气疑聚,龙迹出没,环山 居民每以此占风雨之候。岁祷旱即应。”(明·解缙等:《永乐大典》(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卷9766,页4224。)

    瀑布泉:应该就是喷玉岩的水帘泉,又名喷玉泉、大水帘。《西樵游览记》:“大水帘,《南海县志》:‘在喷玉岩前。飞瀑成水帘,山中之绝胜。’霍益芳 《山志》:‘岩悬水帘,日光射之,璀璨夺目。其内为水帘房。’《岭海名胜记》:‘飞瀑成帘,近百余尺,披洒壁间,微若珠箔。’”这一大水帘与湛若水所描述 的瀑布泉的形态和位置都吻合。

    山家数处:指西樵山中的居民房屋,从湛若水的行进路线来推断,大概在今天西樵山南部寺边村附近。

    呀然:深广貌。唐·韩愈《燕喜亭记》:“出者突然成丘,陷者呀然成谷。”

    豁然:开阔貌。东晋·陶渊明《桃花源记》:“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宝峰寺:明代西樵山著名寺院,早在洪武年间即已见诸《广州府志》的记载,详见本书考证篇:《西樵山宝峰寺的兴衰历史》。

    锦岩:据《岭海名胜记》:“锦岩:在铁泉岩下,烟霞洞之前。石室五色光彩,旁有一石室,尤雅致。南海霍杰尝读书其中,衣敝履穿,或绝粒十余日无饥色,居三载不倦,其亦高士与。后居民以岩奉佛祀云。”(明·郭棐:《岭海名胜记》,卷13,《西樵山记》,页8b。)

    得一谷焉:这里的“得一谷焉”指的大概就是云谷。正德八年湛若水从奉使从安南返至西樵,曾作诗赠邓德昌、赵善鸣、方献夫等人,称:“千秋云谷还归 我,三二求羊作近僯;莫种桃花临水岸,引人来问武陵津。”(明·湛若水:《泉翁大全集》,卷50,《予从安南回取道访西樵时方叔贤适还五羊赵元默约偶他出 邓顺之先期偶至用阳明子旧韵四首前二首戏呈叔贤后二首兼柬邓赵二君并寓卜筑之意云》。)此诗表明了湛若水所寓卜筑之意之处即是云谷,其卜筑之意最初应该就 是起于弘治十二年湛若水的这一次西樵山之旅。

    丙辰春:即弘治九年(1496)春天。

    李世卿:即李承箕,陈献章弟子。陈献章有《送李世卿还嘉鱼序》:“弘治元年戊申,夏四月,湖广嘉鱼李承箕世卿自其乡裹粮南望大庾岭,沿途歌吟,入南 海,访予白沙。”(明·陈献章:《陈献章集》(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卷1,页15。)又《明儒学案》称:“李承箕字世卿,号大厓,楚之嘉鱼人。 成化丙午举人。”(明·黄宗羲:《明儒学案》,卷5,《白沙学案上》,页93。)湛若水在写给庞嵩的信中提及其居于罗浮山时:“缅怀丙辰同李世卿投杖化龙 处,依然畴昔卜筑之怀。”(明·湛若水:《甘泉先生续编大全》,卷7,《答庞镇卿弼唐》。)

    飞云:罗浮山峰名。

    黄龙:罗浮山洞名。

    朱明:罗浮山洞名。

    无极:周敦颐《太极图说》首句即是:“无极而太极”。朱熹解说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而实造化之枢纽,品汇之根柢也。故曰:‘无极而太极。’非太极之外,复有无极也。”(宋·周敦颐:《周敦颐集》(北京:中华书局,1990年),卷1,《太极图说》,页3-4。)

填写报名信息

*姓名:
性别:
年龄:
*联系电话:
留言:
附件: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