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驻点医疗、医师跑者、医疗志愿者三结合 立体...

驻点医疗、医师跑者、医疗志愿者三结合 立体医疗保障体系护

发布时间:2016-06-20

  •  

    驻点医疗、医师跑者、医疗志愿者三结合

    立体医疗保障体系护航西樵山国际超马

    (新闻通稿2)

    (通讯员 梁雅芳、刘雪添)6月18日,国艺影视城·2016西樵山国际超级马拉松24小时赛、6小时赛、12小时赛分别开跑。在特色建筑沿街遍布的现场,驻点医疗、医师跑者、医疗服务志愿者等为运动员提供运动医疗服务,有补给员24小时不间断地提供食物、水,有安保人员24小时巡场,参赛选手在感受不同时空的文化底蕴之余,更加顺利的挑战自我、享受跑步乐趣。

    南海区政务委员蔡汉全表示,南粤名山西樵山,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历史底蕴深厚,自然风光旖旎,人文景观独特,是中华南方文明的起源地之一。位于西樵山南麓的国艺影视城,是全球首个集影视、旅游、休闲与宗教于一体的综合项目,里面各个时代特色建筑、街区的设置美轮美奂。本次超级马拉松在国艺影视城里举行,参赛选手将会穿梭于明清皇宫、广州街、香港街、上海街等景点。

        “大赛组委会准备的很充分,虽然天气热,但是提前给我们预留了冰袋和水,我们只要尽力跑就可以了。”参加24小时赛的选手陈国强表示,自己看到了医疗服务志愿者,对这次比赛很放心。

        赛道途中 喷淋成降温“神器”

    6月18日至19日,天气晴朗,南海区气象局发布黄色高温预警,在1820号,最高温度可达35℃。为此,组委会贴心准备了一系列的降温神器:冰袋、冰西瓜、冰可乐、喷淋、降温海绵……

    “冰袋!冰袋!”在起跑点附近,补给员推着一箱冰袋向过往的运动员吆喝,有运动员随手抓起一带就开始冰敷,缓解因天气燥热和长跑运动带来的“暑气”。

    除了组委会安排工作人员提供补给外,不少南海西樵志愿者也积极参与了超马服务活动。沿着赛道,每个200米左右,就有一个志愿者推着小车,拿着降温海绵,当运动员经过时,他们开启喷淋,随手递过一个海绵,阵阵凉意随之而来。“好凉爽!好凉爽!”不少运动员看到喷淋车这个降温“神器”时,就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

    18日上午,气温最高时,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推来了冰西瓜,并贴心的切成小块,放在补给区。“有西瓜解暑,吃西瓜吗?冰的……”当运动员跑到补给区时,补给员还会温馨提示。

    上午1115分,天公作美,一场暴雨短暂侵袭,参赛者并未停步。“下雨好啊,这个时候跑步才最舒服!”一场大雨让不少运动员一扫疲倦,“太晒了,幸好有这场雨,还有那些喷淋,很凉爽。”参加6小时赛的选手雷芳玲说。

    为了维持现场的安全秩序,组委会还安排了数名安保人员,有的驻点,有的巡逻,24小时监控现场情况。

     

        医学专业学生 “最忙是在6小时赛结束后”

    “超马是一场比耐力的比赛,所以医疗保障会有不一样的考虑。”香港超级马拉松协会秘书长及本次赛事策划指挥朱鼎良介绍,这次有医护车24个小时待命,6小时赛和12小时赛有11个医师跑者陪跑,有1名运动物理治疗老师和5个运动医学专业学生为运动员做拉伸、按摩等。

    “你哪里痛?”“脚腕不舒服,脚趾也疼……”6月18日下午3点,跑24小时赛的郭晓辉来到驻点医疗站,来自香港理工大学的邹积华迅速上前询问。

    经初步诊断后,他判断该运动员可能是脚趾有些抽筋,随后便拿了一些药膏涂在运动员的脚腕并进行了按摩。“这个药膏是缓解疼痛的,一会儿跑起来风一吹,就会越来越凉快。”邹积华说道。两分钟后,黄常勇便有所舒缓。“好凉快,好像好一点了。”

    来自南方医科大学的大三学生梁伟仪告诉记者,他们最忙的时候是在6小时赛结束后,,很多选手都出现小腿抽筋的现象,需要及时按摩缓解下。

    “我们会视选手的参赛情况来看,如果是还在比赛中,按摩手法就不太适合太重,时间也不能太长,如果是结束了,可能按摩时间会长点。”梁伟仪说,这次参加超马的医疗服务让她觉得收获很大,“以前都是学习理论,实践较少,现在是结合理论实践一起操作。”

     

        “医师跑者” “别人跑内圈我跑外圈”

    “别的运动员跑内圈节省体力,作为医师跑者,我要跑外圈,速度还不能太快,这样才能更大范围的观察其他跑者,及时发现异常从而介入处理。”本次大赛的“医师跑者”之一关永键说道。

    为及时发现在比赛中出现不适的选手,本次大赛设置了11个“医师跑者”。他们是参赛者,成绩却不进行计算,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提供赛道的移动医疗保障,在陪跑中发现身体出现不良反应的参赛者,及时介入对其进行简单帮助。

    关永健是从江门赶来参加这次超马的。18日下午2点多,他在陪跑中发现一个新疆的选手扶着腿,好像走不了路,他就停下来,并跟后面的“医师跑者”一起,扶着他去旁边坐下。“应该是腿抽筋了,我就给他按摩牵拉了一下,然后给了一颗人丸他含着。”

    “医师跑者”赵京涛也在陪跑中发现了两名需要协助的运动。“在中途发现有个跑24小时赛的选手停下来了,我就过去询问,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后经过简单诊断,发现他是脚抽筋了。”赵京涛说,“我给他做了简单的拉伸,建议他先休息下,但是他不听,还是坚持跑。我就只好跟着他跑,尽可能多观察他的状态。”

    除了“医师跑者”外,医疗志愿者不仅驻点在医疗站,也保持随时巡逻的状态,成为医疗保障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在18日至19日的比赛中,岭南医疗辅助队安排了22个人,分四班轮岗。服务时间为周六早上9点到周日早上9点。“这次我们安排了22个人,分四班轮岗,在超马比赛的起点和终点进行服务,同时也会巡场服务。”参与此次比赛的医疗志愿者徐暐杰介绍,“从接到的情况看,超马比赛运动员会出现一些热病,譬如热衰竭、中暑等,此外也会有膝盖损伤、扭伤,衣服磨损造成的损伤等,我们主要是针对这几类对他们进行修复。”

     



填写报名信息

*姓名:
性别:
年龄:
*联系电话:
留言:
附件:
浏览